North33

佛了

一个脑洞

龙骑士paro的安雷 妙哇
骑士安x夜煞雷 虽然夜煞是喷火的但是我们可以魔改一下让他既喷火又召唤雷电啊(什么
我很喜欢这个设定的一点:龙只会在他的骑士面前孵化,并且只为骑士而活。龙死了骑士还可以活,但是骑士死了龙也会死。

所以最好是“骑士赢得了战争,却失去了他的珍宝”or just 一个BE,下面就是摸着爽的小段子(。



在夕阳下,安迷修侧躺在地上,鲜血从他的腹部汩汩流出,染红了破碎盔甲下的米白衬衫。骑士的龙坐在主人旁边,巨大的翅膀罩下一块阴影,长长的尾巴轻轻地拂过骑士那双踏上过草地也站上过焦土的脚,拂过那双拿起过玫瑰也举起过剑的手。现在它们都是污浊而虚弱的,甚至支不起骑士自身,好让他能与自己的龙对视。
“雷狮。”
龙痛苦地低吼一声。他和骑士的思维乃至体感都是共享的。他感到腹部传来的钻心的疼痛,即使他自己的躯干上多是大大小小深浅不一、但不致命的伤痕。骑士费力地将头转过来,绿色的眸子里映着流光的晚霞,闪闪发亮——不,那是他生命燃烧着的,最后的火焰。年轻的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一位将死者——竟是命运的丝线所连结的另一个人,然而他不感到悲哀,因为龙骑士,龙的存在才有了意义。这是命运。龙伏下身来,下颌贴着因沾满鲜血而湿润的泥土,用他透亮的紫色眸子注视着骑士,最后的龙骑士。
“我听说……在人类与龙和平相处的年代,龙会化作人类混入城镇。”安迷修说得很轻,很慢,好像每说一个字就要抽取他一部分血液似的——而事实也如此。“我从没听说有龙骑士的龙幻化成人形,但是我还是想试……咳,试一试。”安迷修咳出一口血来,他看见龙微微颤抖了一下,眼中褪去往日斗嘴时的得意与骄傲,战斗时的张狂与凛然,现在只剩下悲哀,一圈一圈漾开来。
“不,这不行。”龙喘着粗气拒绝了他,“你忘了?我们的能力——魔法也是共享的,这会消耗你所剩无几的精力。眼下你应该好好躺在这里,救兵——我是说沃顿,他们就要到这里了。他们会治好你……然后你会作为英雄,受人景仰,幸福地度过余生——”
安迷修摇了摇头。
“不要再说了,雷狮。我知道的。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的。我们心灵是相连的,不是吗?我快死了,而你作为我的龙将会和我一起迈向死亡……雷狮,我这一辈子的荣光,都是你给予的。如果没有遇到你,我可能会在那个小山村里平平淡淡过完一生,像一粒细砂湮没在历史的长河里,悄无声息。”安迷修停下来,因为刚刚说完的一个长句喘气,雷狮等着他,一言不发。
“可我还什么都没给你呢。”安迷修继续说,“你以前说过你的皮肤很坚韧,即便是被刀划伤也不感到疼痛,被火灼烧也不感到滚烫,于是对我的抚摸等等更无察觉。所以……”安迷修几乎是恳求道,“让我给你留下点什么吧,譬如,一些温度。虽然我觉得很冷,但是人的体温,总归会比龙高吧。”
龙思索了一会儿,将爪子搭在安迷修的发颤的手上。闭眼。安迷修感受到他这么对自己说。等他再度睁眼的时候,面前的黑龙不见了,只剩下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黑发的青年跪在他的身边,握着他的手。青年过长的刘海垂下来,遮住些许紫水晶般的眼,晦暗不清。
所以这就是你的样子了。骑士想。他感到青年冰冷的手渐渐暖和起来。于是他脱出一只手,抚上青年苍白的面颊,看见他紧紧抿着嘴唇,而那抹紫色流动起来,都快要溢出。
低头。他命令道。青年顺从地俯下身子,他的前额、他的鼻尖,全都碰着了他的。安迷修感到面颊上湿漉漉的,他惊奇地想:原来龙的眼泪竟是滚烫的。青年仍是沉默,眼泪却止不住往下掉。安迷修轻轻笑道:
“别这样……你化成人形真的很好看。你不应该哭个不停……你应该笑一笑,对,就像这样……”
安迷修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近乎耳语。雷狮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
没了!(……

评论 ( 2 )
热度 ( 8 )
 

© North33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