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yRie

胡思乱想和讲故事
学业紧张 产出随缘

Silence

*卡米尔中心。CP是卡雷,卡雷,卡雷。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有一丢丢的安雷。

基本是对卡&雷过去的妄想和对卡的个人理解,OOC。


一个人沉默,或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无知,或者为了隐藏自己的锋芒。然而无论从哪一点来看,他都绝对是聪明的,因为唯有喋喋不休才会暴露自己的愚蠢,说得越多,错的越多。


卡米尔向来沉默。他自己也不记得这个“向来”应从何时算起,也许是五岁,也许是七岁。不过这些不重要,他只明白沉默是他的坚壁,也是他的武器。他躲在自己的世界里,置身事外,淡漠地观察着周遭一切。他习惯了以无言应对冷嘲热讽,以垂目面向蔑视白眼。他安安静静的地融入偌大皇宫中的一片阴影,占据一小部分空气——这就足够了,他想。如果一个人的出生就是个错误,那么他的存在本身也是个谬论了。那时候他想到以后的漫长岁月也将会如此度过,竟不感到难过,只是觉得事情本就是这样,也应该是这样,反倒生出些许坦然来。他活得越来越像大人们口中真正的私生子了——安静,寡言,从不声张,对所有人都恭恭敬敬,低声下气。

可他明明是讨厌这样的自己的。他不喜欢那些人拿自己的出身说事。所谓血统到底是什么呢?贵族和平民都是一样的构造,缺了水都会渴,没了食物都会饿。血统高贵的人并没有生出双翅,摆脱两足行走的生活;出身卑微的人也没有缺胳膊少腿,并因此不得不匍匐在地上爬行着过完一生。他从一本书上看到“Everyone is born equal.”这句话在雷王星上显得是多么可笑呀,卡米尔轻轻笑着。强权,王,血统,说不定就是这个星球的全部了。至于平等么,它大概是被关在最阴暗潮湿的地牢里,遥遥望着透过高处的狭小窗户射进来的一缕半透的光,怀揣最后的希望慢慢死去,要么化为灰烬消散不再成型,要么腐烂在泥土里永不见天日。没有人比卡米尔更清楚这一点了。所以他总是刻意避开血统纯正的贵族,即便正面撞见了他们,也是行礼后便低着头快步离开,听见后面的人对他的琐碎议论。

除了第三皇子。

第三皇子在王的所有直系子嗣中与他年龄最相近,因此卡米尔对这位同父异母的哥哥感到一丝少有的亲近,而且两人总有那么不多不少的机会打照面。这位有着通透紫色双目的皇子和他的两位兄长——一个处事圆滑,却缺少魄力;一个勇猛无畏,又少了点头脑——完全不同。他很聪明,比卡米尔见过的任何一个一个人都聪明。被他过于鲜艳的眼睛盯着的时候,大概任何谎言都会丢盔弃甲吧。比起有着繁杂的招式的剑术,他更喜欢那些能给对手致命一击,并将其狠狠碾碎的武器。然而皇宫里没有这样“不优雅”的武器,他也就只能握着那些“用作装饰的长剑”——他这么和卡米尔抱怨道——极不情愿地去上剑术课,然后以全胜的成绩早早回来,叫上卡米尔一起去皇宫的花园里消磨时光。卡米尔常常会带上三四本书,多是关于自然和历史。当皇子逗甲壳虫的时候,他就在一旁看书。两个人各顾各的,又好像是互相照应,产生一种奇妙的平衡。只有这个时候卡米尔才感到快乐。他不必去刻意迎合皇子,因后者近乎是命令他不必遮遮掩掩。卡米尔听过许多命令,可是这个命令并不同往常的那样,让他的坚壁更加厚实,而像是一把大锤,将他自认为坚不可摧的屏障砸出一个洞,叫他露出许久不见太阳的内心来。

皇子有时会向他说些他前所未闻的事物,比如雷王星之外的其他稀奇古怪的星球,其中一些有着难以令人信服的居民和传统。“殿下,”卡米尔说,“这些都——”

“不要称呼我为‘殿下’,卡米尔。”皇子猛地转过头来看着他,却没有生气,“我们算得上是表兄弟吧?那我们就得用兄弟间的称呼,这样才显得合乎礼节。以后,你就叫我大哥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大哥。”卡米尔叫道。这两个字比他说出过任何一句话都要轻松。他的坚壁裂开了许多道长长的缝,就快要崩塌了。但他不在意。他继续问:“您说的那些事,都是真的吗?”

“皇家图书馆里有一本介绍其他星球的书。那本书的年代久远,甚至看不清作者的名字。不过——”皇子看着卡米尔的眼睛说,“世上没有无中生有的事。有这本书,就说明在雷王星之外有可能有那样的星球。如果不相信文字的话,都用自己的双眼去见证好了。”

皇子眨了眨眼,“我啊,梦想是逃出这个小小的星球,到更广阔的天地里去,去当一名无拘无束的宇宙海盗。我要去看三个太阳的日出,去看高达一百米的参天大树;去看连绵的矿山,从里面走出来的矿工整个人都是灰色的;去看形态各异的召唤兽,人们把他们当作最便捷的交通工具。有喷发的火山,流淌的熔浆;还有沉睡的雪原,冰冻的河流……我会见到许许多多的人,他们有的暴戾,有的天真,有的喋喋不休,有的沉默寡言——就像你这样的,卡米尔。说不定我还会遇到一个骑士,他比雷王星上的任何一个骑士都要忠贞。他可能有点傻,但是他会仅仅为了自己的王举起剑来,去战斗,去厮杀,任凭血污脏了自己的盔甲,而不是像我们这里的那样,只是因为有个不错的出身,恰好又背得出骑士宣言,事实上是个连剑都握不稳的胆小鬼。”

卡米尔被皇子所描绘的场景深深吸引了。他沉默了太久太久,以致于几乎忘记他保持沉默,是因为他选择了沉默,将自己的一点心思都压在心底,成为他一个人专享的秘密,从不被他人所知。他将自己的心用密不透风的高墙一圈一圈环绕,然后冰冻,以此在皇宫里求得一席生存之地。可是他是卡米尔,是个活生生的人,而不是供他人取笑的木偶。他毕竟是有着雷王星那狂妄的王一半的血统,因此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,去狂奔,去大喊,就像仅大了他三岁的第三皇子一样——他感到热血沸腾。到底是在雷王星幽深的皇宫里过完屈辱但安逸的一生呢,还是去赌一把,破开这困了他十几年的牢笼,哪怕最后尸骨无存,更没有一块墓碑记在他的出生年月?

“大哥。”卡米尔说完犹豫了一下,皇子耐心地等着他。卡米尔透过他紫色的眼中看见自己的倒影,蓝色的双眸熠熠生辉。

“我可以追随您吗?”

高墙轰然倒下。

“像我的影子一样追随我吧,卡米尔。”皇子笑道,“欢迎加入雷狮海盗团。”

Fin.


后记:成为影子的话,一辈子都在一起咯(´-ω-`)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5 )
 

© EyRie | Powered by LOFTER